李某虾的快乐养虾场

        高一下学期的时候,高三的学哥学姐们要伴随这台风预警冲向高考战场(当时超心疼学哥学姐们的)。

        当时刚放高考假回来,司渊和我们说了一件事,她说放假时正好刮台风,她脑子一抽,站在窗前,脑内一直自动循环一首奇特的bgm:


      他说风雨中,这点痛算什么

      擦干泪 不要问

      至少我们还有梦


      自带BGM就算了,她还喜欢边带BGM边打开窗户,站在床边吸面条。对方称,这样很方便省事,台风帮你吹面条,简直不能太爽。


      司渊你有毒吗?


我叫排骨蒸粉,一个平淡得不能再平淡的高中生。然而在后来,四个奇女子使我的平淡生活泛起波澜,她们分别是亦寻、四刀、晓泉、司渊,都是处于不同频道却能跨服聊天的神奇人士。


尝试记录一些关于自己与友人的沙雕日常,怀念那些我们每天都被梗淹没的日子。